网站首页 / 中超 / 正文

甲A元年射手王胡志军的简历?

时间:2022-04-20 02:59:59 浏览:1076次 标签:胡志军   元年   射手

  胡志军 出生:1970年

  身高:174cm

  体重:68kg

  场上位置:前锋

  号码:7

  经历:1994年-1997年广州太阳神

  1998年-1999年广州松日

  2000年上海申花

  2001年上海中远

  第一届甲A最佳射手

  他曾经是球场上的“杀手”,行踪飘忽,不经意间出手,瞬间置对手于死地,江湖人称“胡椒”或者“胡一刀”。他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第一位全国最佳射手,也是惟一一位获此殊荣的广州球员。

  作为一名前锋,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胡志军的足球天赋,但是,球迷对他的印象也只是停留在10年前的那个“动如脱兔,静如处子”的胡志军身上。半退役状态的胡志军与本报记者谈起了他在最近10年间的浮浮沉沉、喜怒哀乐……

  夜幕下的羊城开始放慢一天的忙碌,大街上难见白天的喧嚣,多了几分宁静,在各种各样的霓虹灯的映衬下,绽放出深夜特有的美丽。绿树成荫的环市东路两旁的酒吧不时飘出跳动的音符,撩拨着过往路人的感官系统。但现在的胡志军似乎已经失去了往日在球场上那犹如灵猫般的嗅觉,完全闻不出这股诱人的笙香,坐在出租车里面麻木地浏览一掠而过的景象。他全然不觉自己曾经在这个城市拥有过无数的辉煌。此时此刻,他对这个城市甚至有点陌生的感觉,对接连约好的采访地点如农林下路或东山广场都不知在哪里。

  当年,胡志军和彭伟国“梦幻组合”的默契无人能敌,在球场上他们呼风唤雨,只要球在他们的脚下,任何严密的防线都会被他们撕破一个缺口。1994年,广州太阳神队6∶1狂胜实力强大的上海申花队,太阳神队所攻进的6粒进球全部由胡志军和彭伟国两人配合包办,这场球可以说是“胡—彭”组合巅峰时期的代表作。因为这场球,差点导致当时在上海滩说一不二的徐根宝教练引咎辞职。

  徐根宝后来在其自传式的回忆录里就特地用了一个篇章来写“胡—彭”组合的威力:“这场比赛我是从未有过的重视,赛前,对我所熟识的徒弟胡志军、彭伟国作了专门的针对性研究,排出了完全以防守为主的阵型。赛前我还分别把前卫、后卫都找到我的办公室来,就如何分工、盯人、保护等一一让他们明确重点就是要盯死胡志军和彭伟国,并具体到吴兵盯胡志军,成耀东盯彭伟国。但是,我们失的6个球,全是胡志军和彭伟国进的。后来我在广州碰到胡志军、彭伟国,我对他们说你们那场比赛的进球,差一点把我饭碗都给砸了。”

  在那一年,胡志军到达了他球员生涯的最高峰,不仅协助广州太阳神队夺取广州足球有史以来的最高荣誉———联赛亚军,他自己也以17个进球荣膺全国最佳射手的称号。广州球迷拥戴有加的“胡椒”这个绰号也从此响遍大江南北。不过,也正是从那时起,这位天才射手从巅峰走向了平凡,在最近几年更是像一颗流星陨落在无垠的天际。尽管如此,胡志军这位失落的射手还是以47个总进球数位列目前职业联赛总射手榜上的前5名。

  对于自己曾经的辉煌,“胡椒”第一反应就是:“有这么犀利(厉害)?我自己完全忘记了。”说完,他自我解嘲地傻笑了起来。在此后的两分钟里,他仍旧是十分不好意思,始终没有对自己过去的辉煌多说一句话。“胡椒”是不想触及痛苦的回忆还是真的忘记了呢?在那一瞬间,我觉得前者比较接近“胡椒”的心情。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怀疑,喃喃地补上了一句:“我和阿国(彭伟国)从小就一起踢球,一直到一线队,默契自然不成问题。但到了外面,这份感觉已经不存在。”

  转会踢球甚至不如打工

  或许是曾经沧海,胡志军已经没有了昔日在太阳神队的那股锐气;又或许是刚刚从上海中远队退下来,他没有彭伟国退下来又当上了老板的潇洒,现在的“胡椒”刻意地保持着低调。看上去有点破旧的牛仔裤,米黄色的T恤和染黄了的头发,一双耐克运动跑鞋,这样的打扮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如此打扮的年轻人可以随便在大街上找出一打。如果不是双方都将手机贴在耳边,我恐怕与“胡椒”擦肩而过也未必能够认出他就是胡志军。

  “胡椒”说自己是个打工仔,在平时衣着方面没有多大的讲究。按照他的理解,转会到外地踢球就像到外地打工,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,以别人为主。所以,选择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打工对自己的发展有相当大的影响,自己就是在这方面吃了不少亏。“当年松日队降级到甲B后,自己提出了转会,但没有与任何其他俱乐部有过联系,当时只是想只要不踢甲B就行,挂牌上转会榜听天由命,没有想到上海申花队会摘我的牌。”

  按理说,球员转会到上海申花这样财力雄厚的俱乐部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归宿,但这对胡志军来说却是一个没落的开始。2000年,“胡椒”从松日队转会到上海申花队,当时申花队的主帅是脾气火爆的老彼德。老彼德脾气大很多人都知道,对队员痛斥更是家常便饭。他对“胡椒”又爱又恨,爱的是他出众的脚法和门前灵感,恨的是他的对抗能力和作风。一次,老彼德与“胡椒”在训练场上当众闹翻。从此,双方龃龉不断,这也成了“胡椒”成为替补席常客的导火线。同时,无论是在上海申花队还是上海中远队,两队都不惜重金购买外援前锋,这也使年过三十的胡志军上场机会越来越少。可以说,“胡椒”在上海当替补的日子远远多过打主力。

  “我觉得我的状态没有问题,但是在上海这两年没有什么机会让我踢。只要有机会能上场踢球,我想状态就算差也不会差到哪儿去。其实当年我在松日队的状态保持得不错,否则申花队也不会摘我的牌,精明的上海人不是傻仔。”除了上述的原因,对于两年多不如意的上海生活,“胡椒”感触最深的还是人际关系。他直言,与部分上海人很难打交道,很难深交。自己的性格算是比较开朗,并不是那种不合群的人,但到目前为止,他在上海基本上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或队友。他还表示当年在松日队就经常与来自北方的队友一起玩,由此可以证明自己不是那种不合群的人。“总之,事实证明到上海踢球是个失误。当年如果到其他俱乐部,到其他队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机会打主力,起码会比现在好。转会踢球就好似打工,有时甚至还不如打工!打工仔想走就能走,但球员还有合约等等制约,只有死撑……”说到这,“胡椒”的情绪有点激动,我问他需不需要一杯冻柠茶。结果,他只是向服务生要了一杯冰水。

  冻柠茶有股淡淡的酸味,冰水没有任何的味道,喝起来比较舒服。“胡椒”当时心情的“酸”几乎可以挤出来兑水成为冻柠茶,或许,冰水还是比较适合他回忆起这两年上海生活时的心情。

  好好玩一下再说

  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。意思是指男人到了30岁,一般都是立业、立家和立品(德行)的最佳时机。但是这句话的标准放在“胡椒”的身上,你会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反叛味道。“胡椒”今年33岁,他既没有立业,也没有立家。如果要用个词来形容他的性格特点,或许“吊儿郎当”恐怕会比较恰当。“吊儿郎当”不是贬低胡志军,只是说他的言行举止和日常习惯确实让你感觉到他不像是个已经33岁、并经历过事业挫折的人。“你是不是很喜欢玩或者是晚上出去‘蒲吧’?”记者问。

  胡志军一听“玩”字,马上换了个坐姿,刚刚谈及这两年在上海生活的低落情绪也瞬间来了个大转变。他这一瞬间的举动,正是记者提问的动机所在。因为在记者的潜意识中,足球运动员晚上“泡吧”、到歌舞厅唱歌跳舞是比较普遍的。

  不过,胡志军的回答让我有点诧异。他否认自己喜欢出去“蒲吧”,就算是出去也是应朋友的邀请,出去放松一下自己。他觉得现在出去“泡吧”、唱歌、去“的高”都已经过时,自己对这些兴趣也不大,现在自己最喜欢玩的就是上网玩游戏。

  “我从小就喜欢玩,如果可以让我玩,我可以玩通宵,整夜都不用睡觉。”他透露说,在上海的时候,如果是球队休息或者是放假,他经常自己一个人坐的士从球队的驻地(浦东)到老城区(浦西)去找地方打游戏机。现在回到广州家里,每逢当“夜猫”十有八九也是上网玩游戏。不过,父母亲经常会对他上网当“夜猫”严加看管,所以他有时只能是忍痛割爱。听了他这样说,我才明白“胡椒”刚才那兴奋的坐姿转变原来是我谈到了他感兴趣的话题。用他的话说,说到玩,他全身就来劲。谈到自己日后的打算,33岁的“胡椒”还是玩性未泯:“现在不知以后的事,暂时没有什么打算,这10年都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,现在不踢了,可以先休息一下,好好玩一下再说。”

  彭伟国退出职业队后,经过一年多的考虑,已经开始准备报考本科以及准备逐级考取C、B、A级教练员执教资格。从职业队退下来将近半年的“胡椒”似乎依旧没有确定自己日后的目标。这可能也算是原广州太阳神队的“双子星座”惟一的性格差异。

猜你喜欢: